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钦州钦北区人民法院审结了这样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 新闻中心
  • 2023-05-19 09:55:03
  • 494
  • 构卓企服
钦州钦北区人民法院审结了这样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构卓企服gouzhuo.com

  提供身份信息给他人开网店,即使经营者另有其人也可能构成共同侵权,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所以,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应注意保护个人信息,不要轻易提供身份信息给他人,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钦州钦北区人民法院审结了这样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近日,钦州市钦北区人民法院审结了这样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网店卖的品牌内衣是假货。

  北京一家服饰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1981年,其经营范围包括加工内衣,销售内衣、服装、服饰等。经过几十年经营,服饰公司成长为较大经营规模的专业化服饰企业,在北京、苏州拥有专业制造基地,其旗下的内衣品牌于2007年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在女性消费者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

  近期,服饰公司工作人员在淘宝购物平台发现一家女装店里销售公司名下品牌内衣,并在其产品关键词和介绍中都显示了品牌名称。工作人员购买了这些内衣,并送去鉴定。鉴定结论为:女装店销售的产品为假货。

  服饰公司认为,女装店在明知公司名下内衣商标已经具备较高知名度的情况下,仍然销售侵权产品,应当承担相关侵权责任。

  商家起诉名义店主索赔3万元

  服饰公司与女装店店主余敏(化名)多次协商,余敏均拒绝赔偿。于是,服饰公司诉至钦北区法院,请求判令余敏立即停止侵害公司持有的注册商标的专用权,并承担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3万元。

  余敏辩称,他没有侵害服饰公司的商标专用权。女装店虽是用他的名义申请开设,但不是他实际经营,是他人租赁其身份信息开设的。他提供自己的身份信息和支付宝密码给对方,得款180元。店铺所有的经营活动都与他无关。

  主观恶性不大,赔偿3800元

  钦北区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属于侵害商标权纠纷,双方争议的焦点是余敏是否侵害了服饰公司的商标专用权,以及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服饰公司系涉案内衣品牌注册商标专用权人,该商标在保护期限内,其商标专用权应受法律保护。本案中,涉案内衣的吊牌处标注的品牌名称的中文字体显著,起到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属于商标使用行为。内衣包装塑料袋上和商品吊牌上印有品牌名称的中文字,但在其前后添加了较小字体的其他中文字。该标识文字中包含服饰公司注册商标的文字,且中文突出包含服饰公司商标文字,该标识与服饰公司的注册商标构成近似商标。被诉侵权商品为内衣,属服饰公司的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而服饰公司的注册商标被依法认定为驰名商标,案涉商品的生产者、销售者主观上具有攀附服饰公司的注册商标的故意,客观上容易使普通消费者误认为是服饰公司的产品或与服饰公司的产品有关联。

  服饰公司确认被诉侵权商品非商标权利人生产或授权生产,因此,涉案商品为未经商标权利人许可在相同商品上使用近似商标的商品,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女装店销售上述侵权商品,且未举证证明涉案商品系其合法取得并说明提供者,其行为侵犯了服饰公司的商标专用权。虽然余敏主张女装店不是其实际经营,其不知情,但余敏作为成年人,应当知道提供其身份信息给他人在销售平台上注册开设店铺的法律后果。由于余敏提供其身份信息给案外人以其名义在淘宝平台上注册开店,客观上为案外人从事销售假货等侵害他人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及逃避市场监管部门的打击提供了便利,其主观上存在过错。由于余敏的过错行为,造成了案外人利用其身份信息在网络销售平台上开设店铺销售侵害服饰公司商标权商品的行为,侵犯了服饰公司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承担相应的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的民事责任。

  关于服饰公司的诉讼请求是否应予支持及赔偿数额,钦北区法院指出,在服饰公司投诉后,案涉店铺及商品已经无法显示,因此,该侵权行为已经不存在,对于服饰公司请求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由于服饰公司不主张按照实际经济损失或女装店获利数额计算赔偿数额,而余敏对于侵害服饰公司商标专用权属于过失,并非故意,主观恶性不大,获利较少,情节轻微。根据余敏侵权的性质、情节、时间、后果、获利情况,以及服饰公司商标的声誉、为制止侵权行为的合理开支,法院确定余敏赔偿服饰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计3800元。

  近日,钦北区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余敏应于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服饰公司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维权费用共3800元;驳回服饰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宣判后,双方没有上诉,该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

  构卓企服温馨提示:以上就是关于“钦州钦北区人民法院审结了这样一起侵害商标权纠纷案”的相关介绍,如果您对商标申请还存在疑问,欢迎点击构卓企服在线顾问进行咨询,他们会给您详细的解答。

  • QQ/微信:87590219

猜你喜欢

在线咨询商标相关问题